愛芋頭的皋彥

【新双黑】吃貨三十題---1.手作便當

※人物崩壞有

※兩人在太宰(月老)撮合下同居,雙方表面互看不順眼,但其實是雙向暗戀(?

※第一次寫文所以人物駕馭什麼的都很生疏,我會好好努力的(跪

可以接受者請往下  ↓







芥川龍之介心情不佳。
在旁人的眼中看來的確是這樣,因為他們很少有機會看到游擊隊隊長、港黑的狂犬,會在午餐時間出現在休息室。 重點是他的面前還擺了一個便當。芥川盯著便當銳利的眼神彷彿能在上穿個洞似的,一股充滿壓迫感的無形氣場籠罩於芥川周圍,令人不寒而慄。
拜託,誰來打破這氣氛啊。港黑游擊隊全員心想,他們不想要連珍貴的休息時間也要過得戰戰兢兢的啊!

“芥川前輩!您今天來休息室吃午餐啊!”

一道清脆響亮的女聲從門口傳來,樋口一葉興奮地小跑步到芥川面前的座位坐下,眾人內心頓時鬆了一口氣,此時此刻由衷的感謝他們親愛的游擊隊副隊長。 “很少會看到前輩在休息室呢!今天能遇見您真是難得。”邊說邊把帶來的藍色保溫盒打開,舀了一口蛋沙拉,正要開始解決培根三明治時,樋口疑惑的問:“前輩不吃午餐嗎?”聽完這番話,芥川不禁想起昨晚的事。
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*
“人虎,你沒事買那麼多菜要幹嘛?”
“幫你做便當。”
“所以在下說…等等,你說你要做什麼?” 敦無奈的停下正在洗碗的手,轉身回答,“我說,我要幫你做便當。” 芥川眼神古怪的掃了敦一身,“你…被誰的異能襲擊了?” “拜託…哪有這麼誇張啊!只是一個便當而已不是嗎?” “沒事為何要幫在下做便當?其中必定有詐。人虎,你到底有何居心?”
一把無名怒火在敦的胸口蔓延,一氣之下把還沾有洗碗精泡沫與水的手往芥川一甩,惹來芥川不悅的眼神後,他忍無可忍的指著芥川,“誰叫你日常作息不正常就算了,正餐也不好好吃,你是想搞壞你的身體啊?” 正想回嗆“在下的身體干你什麼事”,在看到敦擔心、氣憤與悲傷交織的表情後,芥川不由得把話吞回去。 身為港黑游擊隊隊長,為了任務需要忙得常會犧牲掉個人時間,導致生活不規律,身體會出問題也是早晚的事,所以像芥川這種體質弱雞(芥川:…)的人會讓敦擔憂也算挺正常的。
“所以啊…你明天要把便當吃完喔。”
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*
於是就演變成了現在的狀況:芥川盯著便當盒發呆。不知道為什麼,他就是打開不了那個便當盒。
即使那份量不多。
即使那出自好意。
“芥川前輩吃什麼呢?”最後芥川無可奈何,桌上擺了便當卻不吃真的很奇怪,於是在樋口期待的眼光打開了蓋子,只見每樣菜色都被貼心的用塑膠板隔:玉子燒、咖哩時蔬和馬鈴薯燉肉。
“喔…喔喔!前輩的便當好豐盛!看起來好好吃,是誰手藝那麼好啊?” 這是人虎做的。不過這種事情根本不能跟外人說,芥川只好隨口編造:”…是銀做的。” “原來是前輩的妹妹啊,難怪一看就能看出她的用心呢!” “嗯?”芥川停下正要夾玉子燒的筷子,樋口又接著說下去,“嗯…光看菜色就知道她對您的營養均衡十分重視,還細心地用板子隔開以免走味,真是一個貼心的好妹妹呢!” 芥川淡淡的瞥了樋口一眼,默默的把玉子燒送到口中。
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*
從偵探社回來時已經不早了,敦簡單的打發完晚餐後,一邊洗著用過的餐具,一邊盯著手上的泡沫,不知不覺便發起呆來。
啊啊…不知道芥川有沒有把便當吃完,是說自己到底是保持著什麼心態去做那個便當呢。敦的思緒像手中越搓越多的肥皂泡沫般亂成一團,搞不懂明明就是走在不同道路上、想法南轅北轍並互相憎惡的兩人,為什麽硬要去跟對方磨和呢?
其實你很想走進他的世界吧?
其實你希望你跟他能夠互相理解吧?
“…噗呵。”聽到自己內心聲音的同時感到十分可笑。互相理解?如果對象是芥川的話那就不太可能了,對吧?
太過專注於思考的敦沒有發現芥川悄悄的往他走來,芥川把敦拉向自己,還沒反應過來的敦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感到腦中一片空白。
因為芥川吻了他,順便把一個巧克力塞到他嘴裡。
芥川的薄唇貼上敦的,兩人的唇瓣交疊,互相感受對方的柔軟,但是很快的,芥川對這種慢吞吞的模式感到不滿,於是舌頭便蠻橫的撬開敦的貝齒,來勢洶洶的掃蕩整個口腔,一一品嚐每一處,包含敏感的上顎皺摺,巧克力在兩人之間徘徊,律液混雜了融化的巧克力緩緩地從敦來不及閉合的嘴角流下,芥川很貼心的用舌頭舔舐,以防弄髒敦的白色襯衫。腦袋因無法換氣而昏昏沉沉,眼睛也一片模糊,敦像在橫濱海洋中瀕臨溺斃的少年般渴望空氣,芥川察覺到滿臉通紅的敦,先是狠狠從敦口中吸了一大口氣,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他迷戀的港灣。
敦把頭靠在芥川的肩膀上大口喘氣,彼此間的距離比以往還要更近,近到能聞到清香的洗衣精香味,還有令彼此無法抗拒的、對方的味道。
“…今天的便當,很好吃。”
“…嗯?”
還沒等敦回應,芥川又說了一句:“明天…能在幫在下做一份嗎?” 敦訝異的看著芥川,雖然芥川已經偏頭掩飾,但敦可沒漏看那早已紅通通的耳朵與脖子。 笑意從紫金色的瞳孔滿溢而出,敦在芥川耳邊輕輕說道: “幫你做一輩子的份都沒問題。”    
    
     【End】

題外話:哈哈巧克力是樋口送的喔

评论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