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芋頭的皋彥

【新双黑】吃貨三十題---2.一如既往的食堂菜單

※嗯,人物OOC有

※這是個連作者自己也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的節奏











敦是在偶然間發現這家食堂的,這間小店開在遠離橫濱鬧區的一條小巷弄裡,雖然位置不怎麼起眼,不過環境還算蠻乾淨的,價格又親民,重點是…

他們家的茶泡飯美味又可口!

原本想說來吃個飯而已應該不會遇到認識的人吧,結果…

“…芥川?”

“…人虎?”

兩人壓根沒想到會在任務外的時間遇見對方,芥川一臉就是“在下在放假為什麼還要遇見你”的厭惡表情,握著的水杯有種快要破裂的危機。

自從與組合在白鯨一戰,被太宰組成所謂的新双黑後,見面的時間比往常來的多,鬥嘴打架的次數也有直線上升的趨勢。不過今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芥川沒有像平常一樣二話不說直接羅生門,他只花了三秒在敦身上停留,然後又把視線移回手中的書裡。
“為什麼你會來這裡啊?”
“不干你的事。”
“現在被我遇到就干我的事了啊!這攸關我能不能好好的吃完午餐耶!”
“在下不想浪費時間在你身上。”
“你…!”
小小的食堂內瞬間爆發一股濃濃的火藥味,彷彿在下一秒鐘就會被輕易點燃。

“呃…不好意思…請問白玉紅豆沙是哪位的?”
““哈啊?””
“咿!對…對不起!” 芥川仔細一看才注意到服務生手上的餐點,“哦,是在下的。”
等到服務生把餐點送上桌落荒而逃後,芥川把書闔上,“算了,吃飯,休戰。”
對了!我也還沒點餐。敦往服務生的方向說道:“不好意思,我要一份茶泡飯!” “好的!請稍等。”

於是無止盡的沉默降臨在兩人間。

平常一見面都是先動手再說,今天怎麼那麼反常啊…雖然這種情況是挺不錯的啦,但是…

還真不習慣。

“那個…”
“一次任務過後意外發現到的。” 芥川舀起一小杓紅豆湯,“這裡的紅豆湯還不錯。”
“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?”敦滿臉驚訝。
“反正你那貧瘠的腦袋只想得出諸如此類的問題而已。”

好樣的,反正你就是在嫌我就對了。

敦賭氣似的撇過頭,凝視著掛在店裡牆上有點年紀的鐘,時針緩緩地移動刻畫著時間,不知道走了多少圈後,零件才會生鏽毀損呢?
彷彿覺得很無聊似的,敦又把目光轉移到芥川身上。這視線實在是有點光明正大的過火,但芥川沒有任何異議的接受敦的注視。這是敦第一次這麼長時間的看著芥川,你想,平常一見面就開打的人怎麼可能會仔細的去觀察對方的臉嘛。
敦隨著臉部由上往下,他發現平常裹著一身看起來就很熱的黑色大衣下的皮膚,像擺在櫥窗裡的白瓷娃娃般白皙;指節分明的手指十分細長,因白於常人的膚色而呈現出一種病態的美。

眼睛…很深邃;睫毛…也很漂亮。

不對不對不對,我到底在想什麼啊!

“…你看夠了沒?”,芥川用手中的鐵湯匙狠狠敲了敦的額頭,“啊!很痛耶!”,敦捂著有點發紅的額頭,忿忿的瞪了芥川一眼。

“讓您久等了!您的茶泡飯。”

“咦?啊…謝謝。” 藍色的瓷碗被白煙籠罩,能隱隱約約看到底下的昆布絲與粒粒分明的米飯,敦暫時忘卻方才的不快,大口大口吃了起來,但是他小覷了熱水的溫度,吸了一口後馬上就被燙得正著。

“嗚…噗唔…咳咳咳…”
“…你可以再更魯莽一點沒關係。”當敦還在猶豫到底是要硬著頭皮吞下去,還是很沒形象的把水吐出來的時候,一包面紙遞到了眼前,趕緊抽了幾張胡亂地擦拭嘴角的水漬。

又不會有人跟你搶。芥川無奈的單手撐頭,盯著對面正手忙腳亂的,不怎麼想承認的搭檔。

“嗯…你常來這家店?”
“不怎麼常,偶爾。”
…欸?
不會吧,剛才明明就是不耐煩的樣子,現在對話竟然…竟然正常成立了啊!

“你都只點一碗紅豆湯?這麼小吃得飽嗎?要不要試試看別的?他們的其他餐點也都還不錯喔?說不定你也會喜歡?” 等到敦意識到自己一下子拋太多問題出來時已經來不及了,他一想到發火的芥川,便只認命的祈禱芥川能不要把餐廳毀了就好。

但是過了好幾秒鐘,並沒有想像的痛楚襲擊而來。

“首先,在下對於嘗試新的事物不感一絲興趣,”芥川自顧自地攪拌沉澱的紅豆沙,惹得碗中一片不平靜,“再者,在下找不到非改變現狀不可的理由。”直直地望向對方,敦忽然發現,芥川黑曜石般的眼裡承載著太多、太多他理解不了、說不出來的東西,那些糾結的感情彷彿就在耳邊呢喃:為什麼要改變呢?保持現狀不是很好嗎?











啊啊。

是啊,我與他的關係不用改變,也不願改變。

我只希望能夠保持現狀。


一如既往。

【End】

-----

天啊我終於寫完了(汗
總覺得自己在寫感情方面上不怎麼有感覺(嗯?
但這並不影響我對他們兩人的愛!
寫到現在我發現…
我都還沒仔細詳述食物的美味之處啊(這算什麼吃貨三十題
想當初我光看到題目肚子就餓了(喂

最後希望我能有毅力填完這個坑

评论

热度(38)